2016年12月24日肢解志異魔魅怪趣:志異學術活動系列第五場

        肢解志異魔魅怪趣: 哥德志異學術活動系列

 

第五場:志異論壇

時間:2016年12月24日 (六) 14:00 – 17:00

地點: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誠八樓視聽會議室

合辦單位:中華民國英美文學學會 /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

時間流程:

14:00-14:50 青年學者論壇:宗教志異與醜美學的對話

主持人:梁一萍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與談人:高瑟濡 (臺灣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

來自苦難世界的流浪者梅爾莫斯

林嘉鴻 (政治大學英文系博士後研究員)

惡與噁:志異醜美學

15:00-15:50 古今志異對談

主持人:黃涵榆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台灣人文學社理事長)

與談人:陳國榮 (中正大學外文系教授兼文學院院長)

志異文學的發展與變異

廖勇超 (臺灣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

怪物/迷: 淺談怪物倫理性

16:10-17:00 女性、城市與旅行志異座談

主持人:馮品佳 (交通大學外文系講座教授)

與談人:吳雅鳳 (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副主任)

志異女主角的窗櫺:瑞德克莉芙與李維濃

陳音頤 (政治大學英文系特聘教授)

Contemporary London Gothic: Urban Space and the Return of the Past

*詳細講題摘要與講者簡介請見下頁

14:00-14:50 青年學者論壇:宗教志異與醜美學的對話

主持人:梁一萍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與談人:高瑟濡 (臺灣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

林嘉鴻 (政治大學英文系博士後研究員)

與談人:高瑟濡

講題:來自苦難世界的流浪者梅爾莫斯

摘要:

承襲《歐傳多城堡》(The Castle of Otranto)傳統的十八及十九世紀英國哥德文學,慣以新教對宿敵天主教的各種刻板想像為養分來書寫恐怖。此類含輝格黨新教意識型態的作品讓新教讀者回憶起宗教改革以來「因天主教而起」的紛擾、迫害、血腥鎮壓與戰亂,這些自詡已受啟蒙洗禮的讀者,在閱讀過程中再次克服仍然陰魂不散的迷信與恐懼,並在慶幸理性勝利之餘,自滿於超越天主教徒的優越感。當此傳統移植到鎮壓氛圍籠罩的愛爾蘭時,隨即與愛爾蘭民族意識結合。在摩爾(Moore)與馬特林(Maturin)的筆下,相同的反天主教元素被轉換成對外來侵略者及統治者的控訴,並改以宗教寬容與自由為主要訴求。在此次對談中,我將聚焦在馬特林的《流浪者梅爾莫斯》(Melmoth the Wanderer),檢視這位新教牧師小說家如何在新教哥德文學反天主教傳統的包裝下,透過梅爾莫斯這位經歷第一次英國內戰、克倫威爾鎮壓、光榮革命與詹姆斯黨暴動的魔鬼代言人,傾吐愛爾蘭一百五十年的苦難悲歌。

與談人簡介:

高瑟濡現為台灣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研究興趣為英國及愛爾蘭浪漫時期文學,著作包括拜倫、摩爾、拜倫與佛洛伊德、以及蘇曼殊與拜倫等主題的研究論文。

與談人:林嘉鴻

講題:惡與噁:志異醜美學

摘要:

志異研究構建了其特有的世界,多種理論嘗試透過客製化的方法與術語捕捉與檢視志異文學中不同的黑暗與恐怪模式。志異不僅止於虛構的廉價恐懼,它參與形塑了大眾文化層面,並且探索雜揉懷舊創新等等矛盾衝突的場境。關於志異美學研究,大多是關於艾德蒙.伯克與伊曼紐.康德的壯美概念,闡釋人類主觀經驗的黑暗性,其中多著重於壯美與恐怖的力量,特別是其「壓倒性」效果的特色。與此類光譜相關之負面感知,尤其是「厭噁」(disgust),雖曾被提及其影響志異的價值,然而相關理論之探究甚少,甚至一度被排擠於美學之外,如同被斥異的怪物,一種範疇之外、無歸屬但力道強狂的動能存有。此次講談嘗試勾勒志異理論中較少關注的厭噁醜美學,企圖描繪其衝突模稜、令人既厭又難止的美學脾性。

與談人簡介:

林嘉鴻Max Chia-Hung Lin,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博士畢。曾任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兼任講師與專任博後研究員(至今年九月)。現任國立澎湖科大應外系專案助理教授(今年九月起)。研究領域為現代哥德小說、負面美學。研究計畫方面:擔任政大英文系博後研究員時撰寫與執行的科技部計畫是〈血肉之駭/誘人展示:哥德怪物厭噁美學之表層轉向〉第一期與第二期。第二期應執行至2017年7月31日,故現仍在持續相關研究中。

15:00-15:50 古今志異對談

主持人:黃涵榆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台灣人文學社理事長)

與談人:陳國榮 (中正大學外文系教授兼文學院院長)

廖勇超 (臺灣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

與談人:陳國榮

講題:志異文學的發展與變異

摘要:

Roger Luckhurst在其所編Late Victorian Gothic Tales(Oxford: Oxford UP, 2005)中的序言指出,學界大致認為志異文學的起落(ebb and flow)可以分為三波。除了沃波爾(Horace Walpole)外,第一波起自1790年代的李芙(Clara Reeve)、芮德克里芙(Ann Radcliffe)、與路易斯(Matthew Gregory Lewis),而終於雪莉(Mary Shelley)的《科學怪人》(Frankenstein, 1818)與馬特林(Charles Maturin)的《流浪者梅爾莫斯》(Melmoth the Wanderer, 1820)。第二波則興起於維多利亞晚期,以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的《化身博士》(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 1886)、王爾德(Oscar Wilde)的《葛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1891)、威爾斯(H. G. Wells)的《攔截人魔島》(The Island of Dr Moreau, 1896)、和史托克(Bram Stoker)的《德古拉》(Dracula, 1897)為代表作品。最近一波則起自1970年代的『恐怖』(horror)熱潮,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赫伯特(James Herbert)、以及大量的好萊塢低成本電影(B-movies)為代表,而持續至本世紀。若以上述三波志異浪潮為出發點,我們難免會面對下列議題:

(一)  為何志異文學的興起都是在世紀末或是世紀交替之時,而在進入下一世紀不久後逐漸銷聲匿跡?是反映世紀末的頹廢,還是對千禧年降臨的畏懼之另類表現?

(二)  志異文學(Gothic literature)與採用志異元素的文學(literature with Gothic elements)的差異為何?舉例說,一本嘲諷志異小說的小說,如奧斯汀(Jane Austen)的Northanger Abbey可否稱為志異小說?再進一步說,Seth Grahame-Smith的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又該如何歸類?

(三)  志異文學是否能形成一套完整的發展史?換言之,這三波浪潮是否有其一貫的脈絡可循?還是僅是一種權宜的(for the sake of convenience)的分法,僅是人云亦云的盲從?

如同Luckhurst指稱,「此種低俗、混雜、難以控制、似乎令人難堪的文學」(this lowly, hybrid, barely controlled, vaguely embarrassing literature)不但存活下來,反而一再的出現。為何低俗?如何混雜?是否有制式的文類體裁?為何有時難以登大雅之堂?這些議題都值得我們討論與深入研究。

與談人簡介:

陳國榮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英美文學博士,現任國立中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兼文學院院長。教學與研究專長為十八、十九世紀英國文學、小說與敘述理論、文學與電影改編。其博士論文研究四本志異小說中的敘述結構,其中所有(六)的篇章皆已改寫後,於期刊發表。並曾以專文論述,為何the Gothic novel翻譯成志異小說更為妥適。近年來研究取向以跨領域研究為主,試圖融入社會學、經濟學、與科技發展等領域至文學研究中。並致力於探討台灣英美文學教學與研究的危機與轉機,嘗試從數位人文與跨界研究中尋求解決之道。

與談人:廖勇超

講題怪物/迷: 淺談怪物倫理性

摘要:

本對談擬從當今怪物研究(monster studies)中對於怪物及怪物性的思考出發,爬梳怪物做為一種哲學概念的可能性。在許多文化和文學的代現中,怪物具備多元的呈現,或將之視為主流文化的它者懼怕並消滅之(異族、女人、怪胎等等),或將之視為文化中的道德違反的體現而具備警告的功能(不可踰越、不可跨界)。而在當代,大眾文化對於怪物的想像也轉變了怪物在傳統社會中的功能,逐漸將其資本主義化而成為線上遊戲、電影、流行音樂、時尚等等中被消費的符號,漸漸在風格化的過程中被吸納進入主流主體性的建構過程中(如當今流行的吸血鬼和喪屍電影所呈現的)。然而,如此的怪物是否還具備所謂的怪物性?而怪物性是否只能被定義為傳統的異類殘暴或是當代的資本主義式個人風格化?或更進一步的說,怪物所具備的怪物性到底其倫理性為何?而我們又能如何藉由怪物的倫理性介入當代社會議題?事實上,怪物的字源,monstrum, 本身具備雙重的意涵;即,「揭示」與「警告」。